德國通用電氣工人反抗裁員


紐豪斯. 海因里希(Heinrich Neuhaus)

 

2016113日,通用電氣(GE)屬下的阿爾斯通(GE-Alstom) 總裁沃爾夫(Alf Henryk Wulf),在工人毫無準備下亮出底牌,宣布在曼海姆(Mannnheim)及其他地方的分支,大幅裁員。歐洲將有為數6819個職位被裁。德國則有1700多個。但裁員最多的是曼海姆的工廠,通用要解僱1066位同事。

 

通用的能源部門尤其受到影響。大約500個職位將被淘汰。在曼海姆的渦輪工廠,其他部門約560人也會被裁。工廠的職工代表會和五金工會已宣布將頑強抵抗。在員工大會之後,1200個同事從公司遊行到曼海姆市中心附近的工廠集會抗議。

 

事件回放

 

2014621日,阿爾斯通執行委員會宣布,在競相收購阿爾斯通的商戰中,法國的跨國集團,西門子及其合作夥伴三菱重工,都失敗了,而巨企通用,則成功收購了阿爾斯通。

 

推動這次收購的,是阿爾斯通主要股東布依格(Bouygues),他持有29.4%股份。本來,阿爾斯通是一家全球公司,專攻電站、能源、電力傳輸(電網)、鐵路(運輸),有96000名員工,2013/2014的銷售額達到203億歐元。但這位億萬富翁需要“現金”。他想在手機市場大顯身手,因為那兒獲利較快,而風險較低。

 

超級大額交易

 

阿爾斯通的前任總裁是柏珂龍(Patrick Kron),這位擁有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章的高管,要為集團的所有問題負主要責任。在宣布與通用達成交易時,他就吹噓,這是他早就力推的計劃。在這次交易中,通用和阿爾斯通的老闆及高管,通通是贏家。阿爾斯通將得到40億歐元,大部分由老闆布依格袋袋平安。柏珂龍拿到400萬歐元。集團的二千個經理合共拿到6千萬歐元。這是羅馬人對出賣耶穌的猶大的獎勵,獎勵他們毀滅了阿爾斯通。這些資金,本來屬於員工,卻被迫拿自己的血汗勞動,來成就有產者的橫財。

 

阿爾斯通的運輸部門得以保留,它生產幾乎所有在軌道上行駛的東西,從電車到高速列車TGV。運輸部門在全世界有28000僱員,目前生產了從前整個集團銷售額的30%左右產品。最大的工廠位於薩爾茨吉特(Salzgitter)。傳言說運輸部門,按目前形式,不會存在很久。

 

美國跨國公司

 

無論是阿爾斯通所擁有的傳統能源部門,還是那家新合資公司,事實上都由通用這家美國公司控制了。他們正在籌劃利潤最大化計劃,目的是為了盡快取回收購款。通用絕對不理解,為何需要事先徵詢職工代表會,或者尊重集體談判。

 

通用是世界上最大和最賺錢的企業集團之一,在100多個國家營運,生意遍及能源,金融,醫療,航空和運輸。 從20012005年,根據金融時報的全球500強名單,通用是世界上最昂貴的上市公司。它有大約三十萬員工,其中包括歐洲大約八萬。根據2014522日的《資本雜誌》,通用年銷售收入約1475億美元(2013年數字),實現淨利潤246億美元。

 

德國通用有約7,500名員工,分佈於70多個分支。德國通用主要業務是能源,綠色技術,醫療,研發和金融服務。

 

通用的結構不斷變化。近年來,它進行了數以百計的併購。通用電氣的目前結構,要拜前總裁約翰·韋爾奇(John Welch)所賜。他擔任了20年總裁,當選為1999年的財富雜誌的“世紀經理”。在他領導下,集團銷售收入從1981年的270億美元,增長至1300億(2001年)。年利潤增長了七倍,員工人數卻從40萬下降至30萬。這種政策為韋爾奇帶來“中子傑克”(Neutron Jack)的渾名。

 

韋爾奇被稱為“股東價值”的激進支持者,即政策全面向股東利益傾斜。他發明了企業管理的新原則,就是“數字專政”。他關於企業管理的策略很簡單,就幾個字:“要麽修理企業,要麽賣掉它,再不就是關閉它。”公司的任何部分,如果兩年內達不到預定的銷售數字,就要關掉或者賣掉。另一方面,則買入更有利可圖的企業。韋爾奇員工管理法,則稱為“2710法則”:表現最好的20%員工,給以獎金獎勵。中間的70%,需要管理層督促和鼓勵。最底層的10%,被蔑稱為“檸檬” - 將被解僱。

 

2009年春,當金融危機爆發時,韋爾奇卻將所謂股東價值理念稱為“蠢主意”。但通用繼續實行韋爾奇的“數字專政”。幾個月前,通用電氣出售了傳統家電部。

 

破壞工會

 

通過收購阿爾斯通,通用也把員工的利益代表,即工會力量,破壞掉。德國阿爾斯通的管理層,取消了僱員2015年的就業保障。企業重組計劃已經發布了,並將帶來大規模裁員和關閉工廠。

 

抗爭行動

 

2014年以來,阿爾斯通工人的各種反裁員鬥爭,此起彼伏,開始受到公眾注意。例如,2014年四月下旬,曼海姆的工廠經理要拆走渦輪部件,與工人發生尖銳衝突。無數的抗議示威和集會緊隨其後。其職工代表會與管理層不斷發生爭議,簡直好像一場陣地戰。

 

想以仲裁委員會來解決這一長期爭端的企圖失敗了。是一個警號。阿爾斯通管理層準備把地區部門關掉。去年關掉Neumarker的鍋爐廠不過是第一步。

 

管理層安撫將員工的計劃卻有一點影響。此外,公司更聘請顧問公司,策劃針對性恐嚇和分化工人。首先,是攻擊打傷帶頭工人。其次,管理層無視職工代表會的法律權利。第三,部門經理有計劃地分化工人代表。特別是在20144月衝突後,管理層不通告職工代表會將會拆走渦輪部件,卻反告職工代表會代表沒向工人轉達消息,只顧組織封鎖和“野貓罷工”。

 

“公平機會”?

 

2015111日,通用收購阿爾斯通正式生效。歐盟競爭監管當局開了綠燈,但規定燃氣渦輪機部門要賣給意大利和中國的競爭者安薩爾多(Ansaldo)。這個決定會特別削弱曼海姆工廠。

 

職工代表會要求新老闆尊重員工的公平機會,但管理層置若罔聞。看來員工只有抵抗到底了。曼海姆工廠的職工代表,發起了跨地區聯盟,把不同行業的工會代表,聯合起來。他們希望在德國以至國際範圍,爭取到就業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