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保護

《反核----向生命負責資料冊》

反核@中國香港 編譯組 免費派發核電資訊      鼓勵市民自學自救   小冊子全文:http://www.greenpartypost.net/nonukes.html 香港市面上的核電資訊,由於沒有歷史及全球經濟角度,容易跟隨「專家」的誤導之言。 1986年建大核的辯證告一段落後,至今社會只餘相當單一的聲音,而綠色和平發言人往往被請出來作例行陪襯而已,根本沒有表現出民智之開發。

日本前核電廠技師的瀝血控訴

 設施配管1級技士平井憲夫(1997年1月因癌症逝世) 生前的最後吶喊。 http://blog.roodo.com/osaka_tainan/archives/14565457.html 我不是反核運動家。這20年來,我一直在核電廠工作。社會上有聽不完的擁核反核理論,但我只想在這裡告訴大家:「所謂的核電廠是這樣一回事。」大部份的人 都不知道核電內部的實際情形。希望大家有耐心把這篇文章讀完。所謂核電,跟各位所想的或許有點出入。在那裡,每天都有遭受放射線污染的工人,以及嚴重的岐 視產生。 我的專長,是負責大型化學工場的內部配管施工與維修。快30歲時,日本掀起了一陣核電建設的風潮。核電內部有錯綜複雜的配管,正好是我發揮專長的大好舞台。因此我被核電製造商挖角,長期擔任工程現場的監督人員,一晃眼就過了20年。 「安全」是紙上談兵

匈牙利對毒水泄漏肇事公司處鉅額罰款並收歸國有

2010-10-12 18:13:53  來源:國際在綫(中國新聞網)  編輯:李喆 中新網10月12日電 綜合媒體報道,匈牙利一家鋁廠廢物池10月4日發生泄漏,迄今已造成8人死亡,150多人受傷。有毒廢水並流入流經多國的多瑙河,造成重大生態災難。發生泄漏的廢料池護堤北墻10月9日出現多處裂縫。匈牙利官員稱,北部受損圍墻已無法修復,鋁廠廢水第二處洩露將無法扼制。雖然匈牙利與歐盟等各方正積極善後,然後此次生態災難何時才能徹底平復,目前還無法知道答案。匈牙利政府逮捕了鋁廠負責人,並將鋁廠收歸國有。但事故已經發生,人們必須認真總結教訓。

第二期專題: 綠色就業是工人回應環境危機的最佳方案嗎?

作者:育成 全球暖化危機日益嚴重,高污染行業備受社會輿論壓力,可是我們只看到這些企業如何只顧洗刷自己形象,而並未能大刀闊斧減少自己對地球的傷害,更甚者,身處這些行業的工人為保飯碗,卻只能選擇歸邊,失去自己作為人類一份子應有的話語權。

綠色就業仍欠『綠色』、『安全』和『尊嚴』?

編者:育成 在全世界討論如何緩解氣候變化,很多人都寄望綠色就業,因為一般人都被綠色就業的外表──先進和清潔的外表所蒙蔽。當美國以至全世界政府投放數以億元計的金錢,作為可以一石二鳥,拯救全球經濟和緩解氣候變化的舉措時,現實卻不一定如此簡單,尤其是工人可能要面對工作場所的種種危機,就讓我列舉以下論點:

我的維斯塔斯股份有多環保?

來源:Save Vestas Jobs! Save the Planet 編註:2009年七月,在維斯塔斯(Vestas)發表將停止在英國的營運、並且裁員的聲明後,英國工人旋即佔領維斯塔斯風力發電機廠。這工廠所在的懷特島(the Isle of Wight),是一個離英國南方海岸僅幾英里的小島。2001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此島嶼的人口數約為十二萬七千人。許多島民的生計依賴季節性旅遊,而少數的島民為自營業者。關廠造成的裁員必將影響許多島民的生活。除此之外,維斯塔斯在懷特島上的廠房是全英國唯一製造風力發電機的工廠。

佔領工廠訪談錄-記一名波蘭工人的聲援行動

來源: Socialist World (UK). 想了解事件的始末,請參考以下文章: 我的維斯塔斯股份有多環保? 英國維斯塔斯風電渦輪工廠關閉事件 波蘭工人Sebastian Sikora於2009年八月參與了佔領英國南端懷特島上維斯塔斯風力發電機廠的行動,行動已經完結。以下是來自波蘭Group for a Workers’ Party組織的Kacper Pluta對他進行的一篇訪談:  

合乎公義的過度 (Just Transition)--國際工會回應氣候變化的宣言

來源:ITUC Website on Climate Change 全球氣候變化已成為普世關注的議題,對全世界的經濟、社會和環境等各方面的福祉均有重大影響。假如我們希望下一代活在一個可持續的世界,並達成重要的社會發展目標,我們便須要從根本上大刀闊斧的推行氣候紓緩措施。這些措施必須由國與國之間,以各國所負的責任和承擔的能力為原則,公平地承擔責任和分配任務。 我們是可以通過公義的方式,過度至一個低碳的經濟體系,同時紓緩氣候變化行動也可以成為推動可持續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的動力。

我們為何離開農場,來到哥本哈根?

--農民之路主席亨利.薩拉吉在 Klimafroum 開幕式的演說 2009年12月07日 今晚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夜晚,我們在此為了社會運動和公民社會在Klimaforum大會的開幕而聚集。我們國際農民運動「農民之路」的朋友,從世界各個角落而來,我們離開我們的農田、我們的牲畜、我們的森林、還有我們農村里的家庭,來這裡與大家共聚一堂。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讓我們跑到這麼遠的地方?有幾個原因。首先,我們想告訴你,氣候變化已經嚴重影響我們。它帶來洪水,乾旱和病蟲害的爆發,造成歉收。我必須指出,這些歉收並不是農民造成。相反的,它是排放溫室氣體的污染者破壞自然循環所造成的。因此,我們小農戶來這裡所要表達的,不是要替他們的錯誤付帳,而是要求排放者面對自己的責任。

英國工人持續爭取「綠色」就業

文/Martha Grevatt 譯/鄭詩穎 來源:Workers World 2009年9月3日 「他們已經發表聲明,承諾我們的工作可以保留。因此許多人都放心地進行貸款、購車等等…。然而,他們卻突然說他們改變主意:『其實,你們全部都被裁員。』這個衝擊實在太大了。」(savevestas.wordpress.com) 這些聲音可能是底特律聖路易斯汽車廠工人的怒吼,可能是來自於筆者在俄亥俄州特溫斯堡(Twinsburg)的工廠,可能是鋼鐵工工人的聲音,也可能出自其他的「夕陽產業」(dying industry)─而對「夕陽產業」的定義的人,不但扼殺工人的工作機會,並且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