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新华社 对大陆劳工维权者的污蔑

 

陈菲

编者按:海内外声援大陆被捕的劳工维权人士的签名行动,目前已有172个海内外团体联署以下声明,另2450个人联署。请读者继续发动亲友联署:

联署声明: 立即释放中国劳权人士停止打压劳工组织

国际友人也可以联署以下的外文声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21日全球行动日之后,官方传媒新华社昨天晚上刊登了一篇「揭开工运之星光环的背后——曾飞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调查」的报道,指控曾飞洋等被捕的中国劳权人士为免费维权为幌子、长期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在境内插手劳资纠纷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践踏工人权益的非法组织。 报导内容主要有五大指控,第一:指曾飞洋接受外国资金共500多万;第二:曾飞洋协助及教唆工友维权及罢工;第三,曾账目可疑,有中饱私囊的嫌疑;第四:番禺打工族字处理服务部没有登记,是非法营运;第五: 曾飞洋私生活不检,生活奢侈和有裸聊、嫖娼的习惯。 这样未审先判的报导是中国政府习以为常的打压手法,之前的例子就有维权律师周世锋和王宇。由123日多位劳权人士被拘留以来,禁止律师的咨询,反而18日之后,官媒写出如此指控的文章来定调整个拘补,这完全违反人权。 再者,作者对曾飞洋的五大指控既不是什么犯罪行为,也拿不出实质证据。第一,现时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接受境外资金是一种犯罪行为。如果这是有罪,那么多个外国的基金会和企业资助的境内团体或者学校社团都是违法。第二,协助及教导工友维权及罢工也不是犯法。虽然82年删除宪法上的罢工权,但这只表示,罢工不是宪法保障的权利,不等于罢工本身是非法;同时,又没有任何法律条文写明不准罢工,所以,罢工更不是非法。而官方也从来不敢控告工人「非法罢工」。在官商勾结严重和工会不作为的情况下,工人罢工维权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法,作为组织者从旁协助也非常合理。第三,文章批评曾的账目可疑,却只有蔡娇的片面之词,没有拿出任何有力的证据,现阶段我们认为是污蔑行为;第四,中国很多民间团体都是没有登记的,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登记制度不止复杂繁锁,更加涉及重重审查。第五,关于曾的私生活的指控,先不说是否有这样的事实,但这是中国政府常用来抹黑维权人士的惯常手法,把你私生法放在公众平台公审,让你及你家人感到压力,迫使你认罪。 我们认为,文章的根本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些指控是真确,没有证据的指控,则是污蔑。拿外国资助不是犯法,协助工人罢工也不是犯法,非法营运和个人操守问题的指控根本只是中国政府一贯打压的手段。其余五位,何晓波、邓小明、朱小梅、彭家勇和孟晗好像只是和曾飞洋有关连就被刑拘,非常无辜,更加反映中国政府严重滥权。 我们要反对现在的未审先判!支持尽快释放被捕的劳权人士!

 20151227

 延伸阅读:

劳工团体到中联办抗议大陆打压NGO

Global unions demand release of Chinese labour activists

Cruel irony: China’s Communists are stamping out labor activ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