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通用电气工人反抗裁员

纽豪斯. 海因里希(Heinrich Neuhaus)

 

 

2016113日,通用电气(GE)属下的阿尔斯通(GE-Alstom) 总裁沃尔夫(Alf Henryk Wulf),在工人毫无准备下亮出底牌,宣布在曼海姆(Mannnheim)及其他地方的分支,大幅裁员。欧洲将有为数6819个职位被裁。德国则有1700多个。但裁员最多的是曼海姆的工厂,通用要解雇1066位同事。

 

通用的能源部门尤其受到影响。大约500个职位将被淘汰。在曼海姆的涡轮工厂,其他部门约560人也会被裁。工厂的职工代表会和五金工会已宣布将顽强抵抗。在员工大会之后,1200个同事从公司游行到曼海姆市中心附近的工厂集会抗议。

 

事件回放

 

2014621日,阿尔斯通执行委员会宣布,在竞相收购阿尔斯通的商战中,法国的跨国集团,西门子及其合作伙伴三菱重工,都失败了,而巨企通用,则成功收购了阿尔斯通。

 

推动这次收购的,是阿尔斯通主要股东布依格(Bouygues),他持有29.4%股份。本来,阿尔斯通是一家全球公司,专攻电站、能源、电力传输(电网)、铁路(运输),有96000名员工,2013/2014的销售额达到203亿欧元。但这位亿万富翁需要“现金”。他想在手机市场大显身手,因为那儿获利较快,而风险较低。

 

超级大额交易

 

阿尔斯通的前任总裁是柏珂龙(Patrick Kron),这位拥有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的高管,要为集团的所有问题负主要责任。在宣布与通用达成交易时,他就吹嘘,这是他早就力推的计划。在这次交易中,通用和阿尔斯通的老板及高管,通通是赢家。阿尔斯通将得到40亿欧元,大部分由老板布依格袋袋平安。柏珂龙拿到400万欧元。集团的二千个经理合共拿到6千万欧元。这是罗马人对出卖耶稣的犹大的奖励,奖励他们毁灭了阿尔斯通。这些资金,本来属于员工,却被迫拿自己的血汗劳动,来成就有产者的横财。

 

阿尔斯通的运输部门得以保留,它生产几乎所有在轨道上行驶的东西,从电车到高速列车TGV。运输部门在全世界有28000雇员,目前生产了从前整个集团销售额的30%左右产品。最大的工厂位于萨尔茨吉特(Salzgitter)。传言说运输部门,按目前形式,不会存在很久。

 

美国跨国公司

 

无论是阿尔斯通所拥有的传统能源部门,还是那家新合资公司,事实上都由通用这家美国公司控制了。他们正在筹划利润最大化计划,目的是为了尽快取回收购款。通用绝对不理解,为何需要事先征询职工代表会,或者尊重集体谈判。

 

通用是世界上最大和最赚钱的企业集团之一,在100多个国家营运,生意遍及能源,金融,医疗,航空和运输。 从20012005年,根据金融时报的全球500强名单,通用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上市公司。它有大约三十万员工,其中包括欧洲大约八万。根据2014522日的《资本杂志》,通用年销售收入约1475亿美元(2013年数字),实现净利润246亿美元。

 

德国通用有约7,500名员工,分布于70多个分支。德国通用主要业务是能源,绿色技术,医疗,研发和金融服务。

 

通用的结构不断变化。近年来,它进行了数以百计的并购。通用电气的目前结构,要拜前总裁约翰·韦尔奇(John Welch)所赐。他担任了20年总裁,当选为1999年的财富杂志的“世纪经理”。在他领导下,集团销售收入从1981年的270亿美元,增长至1300亿(2001年)。年利润增长了七倍,员工人数却从40万下降至30万。这种政策为韦尔奇带来“中子杰克”(Neutron Jack)的浑名。

 

韦尔奇被称为“股东价值”的激进支持者,即政策全面向股东利益倾斜。他发明了企业管理的新原则,就是“数字专政”。他关于企业管理的策略很简单,就几个字:“要么修理企业,要么卖掉它,再不就是关闭它。”公司的任何部分,如果两年内达不到预定的销售数字,就要关掉或者卖掉。另一方面,则买入更有利可图的企业。韦尔奇员工管理法,则称为“2710法则”:表现最好的20%员工,给以奖金奖励。中间的70%,需要管理层督促和鼓励。最底层的10%,被蔑称为“柠檬” - 将被解雇。

 

2009年春,当金融危机爆发时,韦尔奇却将所谓股东价值理念称为“蠢主意”。但通用继续实行韦尔奇的“数字专政”。几个月前,通用电气出售了传统家电部。

 

破坏工会

 

通过收购阿尔斯通,通用也把员工的利益代表,即工会力量,破坏掉。德国阿尔斯通的管理层,取消了雇员2015年的就业保障。企业重组计划已经发布了,并将带来大规模裁员和关闭工厂。

 

抗争行动

 

2014年以来,阿尔斯通工人的各种反裁员斗争,此起彼伏,开始受到公众注意。例如,2014年四月下旬,曼海姆的工厂经理要拆走涡轮部件,与工人发生尖锐冲突。无数的抗议示威和集会紧随其后。其职工代表会与管理层不断发生争议,简直好像一场阵地战。

 

想以仲裁委员会来解决这一长期争端的企图失败了。这是一个警号。阿尔斯通管理层准备把地区部门关掉。去年关掉Neumarker的锅炉厂不过是第一步。

 

管理层安抚将员工的计划却有一点影响。此外,公司更聘请顾问公司,策划针对性恐吓和分化工人。首先,是攻击打伤带头工人。其次,管理层无视职工代表会的法律权利。第三,部门经理有计划地分化工人代表。特别是在20144月冲突后,管理层不通告职工代表会将会拆走涡轮部件,却反告职工代表会代表没向工人转达消息,只顾组织封锁和“野猫罢工”。

 

“公平机会”?

 

2015111日,通用收购阿尔斯通正式生效。欧盟竞争监管当局开了绿灯,但规定燃气涡轮机部门要卖给意大利和中国的竞争者安萨尔多(Ansaldo)。这个决定会特别削弱曼海姆工厂。

 

职工代表会要求新老板尊重员工的公平机会,但管理层置若罔闻。看来员工只有抵抗到底了。曼海姆工厂的职工代表,发起了跨地区联盟,把不同行业的工会代表,联合起来。他们希望在德国以至国际范围,争取到就业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