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探索中國勞務派遣工處境及改善方向 --初步研究

  勞動保護支援網絡(CLSN)  2014.4.10 自1979年11月北京外企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 (FESCO) 成立,開始為外國企業常駐北京代表機構提供中方雇員派遣服務起,勞務派遣制度作為舶來品在中國已逾30年。最初的勞務派遣主要為了滿足外國企業派駐中國的工作人員及中國派駐其它國家的工作人員。90年代起,勞務派遣才開始被國內企業採用,同時發展迅速,但一直都屬�無法可依的狀態,勞務派遣在中國成為一種未被正式認可但已逐漸普及的用工方式,而被派遣的工人也成為零保障的勞動者。 在中國經濟逐漸向市場經濟發展中,作為非主流用工方式的勞務派遣因其“養人不用、用人不養”的方便性而被用人單位青睞。普遍認為,勞務派遣工有用工成本低、用工靈活及風險性低等優點。這使得勞務派遣制度被廣泛使用於各個行業,特別是勞動密集型行業。 本研究基於對正式工和派遣工所做的問卷調查,描述了派遣工的勞動狀況與待遇,同時分析了法律上對於派遣工的保障不足問題。這個報告目前只有簡體版。

通用公司解雇歐洲工人,是否有反抗? 波鴻歐寶為例

作者:沃爾夫岡 ∙ 紹姆博格(Wolfgang Schaumberg)           自2001年至今,通用公司(GM)——在歐洲以“歐寶”(Opel)品牌著稱——將其在歐洲的員工人數削減近半至4萬人左右,比2008年時少8000人。通用目前在中國擁有員工5萬5千人。在相繼關閉葡萄牙和比利時的兩個工廠之後,通用在去年宣佈到2014年年底結束其在德國四家工廠之一的波鴻廠的生產並將出售面積達200個足球場大小的生產場地。歐寶波鴻廠在過去的數十年裡一直是通用在歐洲最大的生產基地,在1992年時還擁有一萬九千兩百名員工。一點點地,員工被裁減至現在的三千五百人。不過,波鴻廠的反抗總是比別的工廠激烈得多。在2000年(三天),特別是2004年(六天)波鴻的歐寶工人通過獨立的所謂“瘋狂罷工”贏得了國際矚目。(參見https://vimeo.com/44512168  介紹2004年波鴻歐寶罷工的影片,帶英文字幕)。

是《派遣雇主保護法》,還是《派遣勞工保護法》? --對於勞動部2014年2月6日派遣法草案的批判與質疑

◎勞動視野工作室「勞動派遣立法對策小組」2014.02.18 勞動派遣容許勞工把勞動力當成商品賣給派遣公司,再任由派遣事業單位把勞動力租借給別人(要派單位)。一旦勞動力市場供給過剩,派遣勞工就被隨意拋棄,這是資本主義商品化發展的極致現象。台灣勞動部於2014年2月6日提出《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宣示將立法解決派遣氾濫所造成的失業、低薪、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

我和一家國企20年

新書出版! 我和一家國企20年 范文東 原著 陳景 編輯 出版:全球化監察

當代中國工人的民主抗爭 1989-2009

  當代中國工人的民主抗爭 1989-2009   區龍宇 白瑞雪 中國工人階級在八九民運第一次真正發展了自己的獨立組織。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還不斷提醒學生聯合工農爭取民主。工自聯並非後來中共所聲稱的要復辟資本主義。相反,當時工自聯主張保護國有資產,同時從政府驅逐官僚腐敗份子。 只有徹底鎮壓八九民運和工運,然後中共才能在1990年代末進行私有化。但各地工人還是出現各種反私有化鬥爭,雖然難以扭轉大局,但時而取得局部勝利。另一方面,在世紀之交,新一代民工也開始登上勞工抗爭的歷史舞台。

今日中國基層抗爭的幾點曙光

今日中國基層抗爭的幾點曙光區龍宇,白瑞雪 (勞工世界編者按:此文報導及評論了近幾年中國的幾宗基層抗爭, 包括了2009年的通鋼工人反抗私有化,2010年佛山本田工人要求增加工資及重選工會,2011年百事可樂工人跨省發起罷工抗議待遇不公,2011年底的烏坎村民反抗村官盜取土地。此外文章還報導了去年兩宗保護環境的鬥爭:大連居民抗議當地化工廠和廣東海門居民抗議火力發電廠污染環境。此文只有英文版。)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