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教材

我和一家國企20年

新書出版! 我和一家國企20年 范文東 原著 陳景 編輯 出版:全球化監察

中國《勞動合同法》對工人的影響

自2008年一月一日,中國施行了新的有力的工人保護法案。通過數百例與農民工和企業家的訪問,國際勞工權益基金會的最新報告調查了《勞動合同法》對位於出口加工產業中心地帶的工作場所的影響。報告發現一如既往的低僱傭合同簽訂比例,與很小的社會保險覆蓋率提升。在這兩項指標中,老年工人與年輕工人相比更處於劣勢地位。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接觸法律知識的渠道。

做蟹都不如

作者:梁寶霖(亞洲專訊) 每年的電影節,都有一些與工人有關的另類電影上映,過往有描寫英國鐵路工人的“NAVIGATOR”,波蘭團結工會的“罷工”及日本貨車司機辛勞的記錄片及中國民工的“China Blue”。今趟則有名聞已久的“蟹工船”。 以為這類冷門電影只得小貓三四隻捧場,買票時才發覺第一場已滿,第二場也坐得滿滿的。聽說在日本,蟹工船這本書和漫畫,與及後來推出的電影,也十分收得。據知,這是重拍的新作品。

關於德國工會運動的問答 —德中兩國社會活動者的交流片段

勞工世界編輯按語:      2009年9月份,來自中國的社會活動分子在德國進行了為期兩週的參觀考察活動(註1)。期間在希爾辛巴赫(Hilchenbach)舉辦了週末研討會,共有48人參加。來自中國的代表通過六個報告,介紹了中國的情況和他們所開展的工作,並且就德國的情況提出了問題。     在對第一周的參觀考察活動進行總結,並為第二週的活動做準備時,中方參與者收集整理了向德方代表提出的12個問題,並且期望德方代表的回答有助於他們理解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的社會現實。

英國航空罷工 – 事實

英國航空的空中服務員不想罷工,但感到他們別無其他方法保護自己的工作和航空公司的未來。 罷工是最後的手段。 www.unitetheunion.org/ba

勞工運動與政治-融合的可能

編按:位於香港的「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Asia Monitor Resource Centre,AMRC),固定發行有以英文出版的季刊Asian Labour Update,每期都有一個專題,來報導評論亞洲勞工及工運的現狀。2009年春季號(70期)的專題為「亞洲工運與政治」(Labour Movement and Politics),因工運與政治這個主題向來為台灣工運人士所關注,苦勞網特別把這一期的專題文章翻譯出來。此期專題文章的全文可見此鍵結。 「亞洲工運與政治」系列共有七篇文章,前兩篇為專題導言及東亞總論,接下來三篇分別是關於印尼、韓國及香港的案例,以及最後是關於兩個印度總工會的訪談。我們將以此順序分別刊登於苦勞網首頁。首篇為專題導言,由苦勞網特約記者易禹昕中譯。

印尼的工運與政治

編按:本篇為「亞洲工運與政治」系列的第三篇,全文可見此鍵結。作者Sri Wulandari為「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Asia Monitor Resource Centre,AMRC)成員,本文由苦勞網特約記者楊荔婷中譯。 1998年蘇哈托(Soeharto)集權政府的倒台,標誌著印尼勞工運動的新階段。在廣泛的政治改革呼聲中,結社自由是一股主要的訴求。「國際勞 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的第八十七號《結社自由和保護組織權利公約》,於印尼是從1998年6月開始,透過總統和人力部長的決策下執行。新法 令開啟了勞工聯合並組織工會的大門。在2000至2008年間所成立的聯合會數目,一直伴隨著組織勞工的挑戰而不斷增加。下表顯示2000至2008年 間,成立的聯合會與工會之增長數目:

工運政治並非習以為常之事:東亞工運的政治

編按:本篇為「亞洲工運與政治」系列的第二篇,全文可見此鍵結。作者張大業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London)的講師(lecture),本文由苦勞網特約記者蔡志杰中譯。 在民主政治中,可能性的藝術意味著開展更多可能性的藝術、使不可能成為可能的藝術。在對公共失望的國度中,現實政治的邏輯會成為唯一有效的邏輯。民 主政治可以有力地造成國家的政治改變、使以前不可能的事成為可能。這並非情感上的理想主義想法、而是清楚地現實主義:它能夠發生也會發生。如果所有的士兵 都拒絕戰鬥,戰爭就會結束;如果所有的國民都上街頭抗議,獨裁政權就會垮台;如果所有工會在同一天發動罷工,工人就會控制所有產業;如果所有負債國同時不 履行債務,「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就會消亡。這才是民主政治裡的現實政治(Lummis 1997, p. 157)。

與兩個印度總工會的訪談之二 與AITUC副秘書長H. Mahadevan的訪談

編按:本篇為「亞洲工運與政治」系列的第七篇,全文可見此鍵結。本文由苦勞網特約記者陳詩婷中譯。 問:AITUC是否附屬於任何政黨? 答:不,AITUC不附屬於印度的任何政黨。我們是左翼的工會,只有加入全球性的國際工會組織「世界工會聯合會」(World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WFTU)。AITUC是印度第一個全國性的總工會,我們在1920年成立,直到1947年仍是唯一的全國性總工會。1947年之後,若干 有各自不同政治傾向的工會領袖離開AITUC,在地方或邦的層級上成立自己的組織。其中包括社會黨員、共產黨員和國大黨員。許多有不同政治傾向的成員包括 共產黨員,也仍留在AITUC裡頭。

與兩個印度總工會的訪談之一 與NTUI秘書Gautam Mody的訪談

編按:本篇為「亞洲工運與政治」系列的第六篇,全文可見此鍵結。本文由苦勞網特約記者王毅丰中譯。 在本期的Asian Labour Update中,我們帶來了與兩個印度總工會的訪談。印度有豐富的工會主義傳統和歷史,可以溯源到1920年代。All India Trade Union Congress(AITUC)是印度第一個被組織起來的全國性總工會,我們訪問了AITUC的H. Mahadevan,以及New Trade Union Initiative(NTUI)的Gautam Mody,而後者是印度最年輕的全國性工會之一。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