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經濟

廚師專訪:雨傘運動,其實還沒有完……

街坊工友服務處

不能放過追究公屋鉛水的責任

全球化監察     公共屋邨鉛水事件發展至今,峰迴路轉,由被踢爆食水鉛超標,到近日爭拗什麼是國際標準之後,討論的重點似乎開始偏離到什麼是國際標準、安全標準,不同專家各有準則,有不同的意見。由一開始話水管根據英國標準是規定不可以含鉛,但到上星期城市論壇的「專家」說「喝頭啖水」是「明知有毒」,跟這些專家在此泥槳摔角,實在浪費唇舌。

右翼本土論危害本土 兼害近鄰

                  區龍宇  

我們反對人大再釋法

  發起團體: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http://www.gopetition.com/petitions/%E6%88%91%E5%80%91%E5%8F%8D%E5%B0%8D%E4%BA%BA%E5%A4%A7%E5%86%8D%E9%87%8B%E6%B3%95.html  

全民運動--杯葛小圈子選舉

2010年4月「左翼星期四」紀錄:反自由市場的地產財閥

麥德正(左翼21成員)  4月15日「左翼星期四」的題目是「反自由市場的地產財閥」/生)及易汶健(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研究生)擔任講者,介紹Alice Poon在 2006年出版的《 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一書。相信是因為樓價飈升成為熱話的關係,大約四十名聽眾到來,擠滿了序言書室。,由雷永錫(在職社會學人  

十五分鐘生活圈

李維怡 (重建區義工、社區文化工作者)  自從八十年代香房地產起飛,樓價就開始颷升。公屋都建在新市鎮,叫窮人離開市中心去開荒,到人口發展得差不多,交通網絡發展到一定程度,發展商就在開始在同區建貴價樓,建了貴價樓後,四處又房地產颷升,物價也升起來......如是者,雖然大量低收入戶的工作是在市區,但他們居住的地方卻要離開市區,造成生活的割裂之餘,每天更有大量時間在交通工具中渡過,大大減低了生活中的其他可能性。  

地租、房租與財富分配:開放改革以來廣東省鄉鎮城巿化的資本邏輯

 蕭裕均  資本主義與城巿發展   城巿發展一直與資本主義密不可分。晚近不少馬克思主義者和都巿研究學者都認為城巿是資本主義的累積中心。一方面,資本主義要解決其過度累積的問題,便不斷在城巿發展中破舊立新,以「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來創造更多累積空間。故我們常在城巿內見到不少借發展之名來拆卸舊有建築。另一方面,資本主義不斷擴張的特點,使資本主義在不同的歷史時段中,把一些不能獲取平均利潤的空間重新改造,增加其累積的能力,在整體上增加資本主義的平均累積率。

好大喜快的資本邏輯VS香港最牛釘子戶──超級城市和高速鐵路背後的博弈

劉宇凡         1973年德裔英籍經濟學家舒馬赫(E.F. Schumacher)發表了他的名著《小即美》(Small is Beautiful)。舒馬赫批判資本主義那種盲目追求經濟增長和消費,公司規模,城市規模,無一不求其大,而結果卻是犧牲了人類福祉。他主張發展社區經濟和地方經濟,來抗衡後來稱之為全球化的那種盡量追求跨國投資和貿易的做法。在這方面他可說是其中一個先驅。  

第四期專題:我們的都市為誰服務?──資本邏輯與城市化

這個專輯的誕生,可算是年初反高鐵運動的一個回音。 不早之前,政府提出要動用669億元巨額興建高鐵,引起了廣大市民反對。很多青年一代都參與到街頭的抗爭中,震盪了整個社會。反高鐵不是一個起點,也不是一個終點。涉及香港城市發展的抗爭不只是近年才有,稍遠一點的有九龍城寨、大磡村、何家園,稍近的有利東街、灣仔街市、天星皇后,還有正在眼前發生的工廈「活化」、舊區重建…… 香港政府常通過起起拆拆,造福大地產商,實行劫貧濟富。「小政府」諗著市場機制這個魔咒,容許資本家肆無忌憚地對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進行剝削。要是我們不再願意任人擺佈,要用自己的行動阻擋資本主義這台替整個地球掘墓的挖土機,便有需要明白其背後的運作,把思想武裝起來。  
Syndicate content